中文版 | English   
 
 
  首页 古道客栈 茶马古道与马帮 沙溪古镇 沙溪览胜 旅游资讯 石宝山 古镇周边 民间艺术 在线留言 感悟剑川  
 
   沙溪美文
   剑川美文
   文学艺术等
   古道客栈
   石宝山

电话:0872-4721051
     18787295644
邮箱:zhaosu1976@aliyun.com

在线QQ咨询:

 
剑川美文
剑川之旅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3-7-31 14:22:01 阅读:552

2008-02-13 出处:大理日报B3版 作者:西风瘦马
 

    择日,乘一骑快马,如利剑一般遥遥刺向那一马平川,这就是我心里关于剑川的全部想象。剑川的石窟,奇异的石宝山,在我尚未抵达之前,它们只在几张图片里忽隐忽闪。也听说剑川的木雕和新华的银器,它们在布达拉宫里并驾齐驱。与之相比,其它技艺只是寻常的东西。
    嘿!剑川的名气,像我初听沙溪之名一点也不感到惊奇,直到有一天我突然目睹了她的芳华秀丽,就有种猝然的屏息。身陷剑川的魅力神话,虽未亲见他,却已不能自拔。一半由于刻意要去寻访的茶马古迹,更是由于向往身骑骏马驰向大理的阿鹏哥眉宇间闪现的那一缕英气。
    带着不尽的想象,我单骑赴川,剑川。沿214线。下定决心就要去化解,化解那段仅止于过客匆匆的飘忽情缘。
    山路上,有人采得幽兰。他们遥举兰草,冲客莞尔一笑,爱这花中君子者,由不得你不爱这一路行色。上坡不停,下坡缓行,茶马古道之上注定充满艰辛。
    因为有着追风逐日的快乐,也因为有着绿树成荫可躲,单飞的我,毫不落寞。一路惊异于剑川人采到的野生菌那么多,多得不是一朵朵,而是一箩箩。换成我,在山里转悠三天三夜,也不会有如此收获。他们的勤勉,直叫我汗颜。有花有果,一路都是新鲜的山货,我流连于这样的生活。
    看见了,看见前方出现一座小塔,也看见只要绕着它转个弯就到了,到剑川了。我恨不得车子再多一个档,好让我瞬间加速驰骋我的得意与轻狂。路不再弯,心不再慌,我把骄阳扛在肩上,朝着县城方向疾驰如风。
    进入集镇,人群渐密,路边有数不清的花盆堆砌。花盆,土的前生,今世换了模样仍要把土来盛。好花盆养出好花来装点闲逸的人生。多么富有诗意的象征!尽管赏吧!赏这一路风光如画。
    剑川无风,我疾驰如风。生生闯进城里,闯进大街小巷中。那么巧,沿214国道,往左手边转个头,我竟来到“文魁”之首。抬头仰望着干净的石坊,始觉出这是一个有文化底蕴的地方。“文魁”坊的侧向还有一坊,横书“进士”二字。高中文魁,又得进士,今日来剑川,何乐而不为?镂空的石牌。衔在石柱之间,苍劲有力的镌刻,总是能让人无端生出几分仰慕的。站在这十字街口,微微有些热。虽然有些不舍,但我还是毅然辞别了两块石坊。孤独地踯躅,又去到民居多处。细细端详,那一座座青砖瓦房。每一座门户都是那么古朴,每一座小院都是一处孤芳。石拱门洞,厚重门板,高门槛,再加一对狮头门栓,好一幅江南意象。这样的院落,少见识的我好像只在《新白娘子传奇》中看过。
    巷道中躲凉,愉悦中感伤,我只是过客,默默看着梦中的家居却欲访不得。小城里兜兜转转,流水一样彷徨。无论是金华一中,还是剑川一中,门前一径的流水淙淙。此际,我果真像极了茶马古道上的西风瘦马。踩落了一地的枯藤,惊走一树的昏鸦,恍恍惚惚才来到这小桥流水人家。这般景致,真只有一个“美”字可以形容。
    舍不得走,又不可以永远停留,只好上下索求,沿着河堤边一走再走。堤边有柳,柳堤长长,因为贪看,走来竟短。最难忘永安桥上凭栏,望不尽的小桥流水风光。
    桥上一十二根桥柱,把桥尽心呵护。两头左右四根,有石狮瞪着圆目。桥边植有翠绿的松柏,桥上风光,树下凉快,遂有人在树下把脚歇下来。有老人,也有小孩,散坐一团。或闭目养神,或细语轻谈,这一种乐世的闲恬,实叫人羡慕。
    这样的石桥大大小小,有数十座之多。无论大小,一律的姿态谨严、结实、牢靠。有些人家只消跨出门槛一脚,就是与流水相依的小桥。我莫名地喜欢这样的石桥,集力学与美学与一体,桥上没有喧闹,桥下水流悄悄,身在城市却可远离城市的喧嚣,多好。
    河水淌自金华山脚。原也有溪流的湍急、江水的波涛,自打流进城里,却变得不缓不急。如慈母低语,径直在耳边响起,不细听就没有声音,硬叫满腹思绪盖了去。缘于河底一律平坦,嵌有鹅卵。不多,只是间或几个,雅致的衬托。水势平铺直叙,水色清澈透底,一律的净水无鱼,绝对经得起一百年的砥砺。
    阿鹏哥离了故土去找心爱的金花,我来他的故乡寻找什么呀?街中瞅见他身骑奔驰的骏马,我也寻梦来啦!当我初来乍到,我就单只爱上了这里的桥。爱得简单,爱得无可救药。这里的桥也许远没有威尼斯的多,更没有苏州的好,但那简约的拱桥轮廓,一座两座就足以勾人心魄。实在无须铺张浪费,也不要尽透妩媚,只消隐约凝眸,含笑款款移步,美已饱足。
    剑川的桥静静统辖了剑川的河道,我仍在河边静静看桥。看那小桥流水人家在这里成了自然的妙笔生花,看那黄花在绿篱墙上爬呀爬。几株风姿绰约的凤尾竹,站在墙内静静的诉,诉那庭院深处,好风景直叫人妒。此时,有风也好,无风也罢,我爱他。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我愿在这居家度日一千年。
    剑川,茶马古道上,仍需得一骑骏马四蹄飞扬。集石宝灵光,现人间珍异的“西南敦煌”,回头细数南诏数百年风光,全在这一马平川。
    剑川之丽,如木雕一样精细。真爱过,再多华丽词藻,不堪雕凿。我愿一直做那瘦马一骑,巡回在那小桥流水之居。



 
 
Copying © 2012 古道客栈 版权所有
电话:0872-4721051,18787295644 邮箱:zhaosu1976@yaho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