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 English   
 
 
  首页 古道客栈 茶马古道与马帮 沙溪古镇 沙溪览胜 旅游资讯 石宝山 古镇周边 民间艺术 在线留言 感悟剑川  
 
   沙溪美文
   剑川美文
   文学艺术等
   古道客栈
   石宝山

电话:0872-4721051
     18787295644
邮箱:zhaosu1976@aliyun.com

在线QQ咨询:

 
文学艺术等
海门口——剑川木雕的源头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3-7-31 13:58:49 阅读:471

2012-10-24 出处:大理日报A3版 
 
    □ 张笑
    剑川海门口,已经成为国内外专家学者们相当熟悉的一个地名。遗址位于剑川坝子南部甸南镇海门口村,西北约1公里处的剑湖出水口南部。1957年和1978年,考古专家们曾经在此进行过两次地下文物考古发掘。然而,真正引起国内外对海门口考古成果的重视,还是2008年1月至5月的第三次考古发掘。
    第三次考古发掘探明,海门口文化遗址总面积约14.5万平方米(145平方公里)。这一发现证明,海门口遗址是中国最大的水滨木构“干栏式”建筑聚落遗址,同时也是世界上迄今为止极为罕见的一处“干栏式”建筑聚落遗址。第三次考古出土文物还证明,第一期遗迹的木桩柱、陶器、石器、角器、骨器、动物骨骼和炭化稻、粟等文物年代应属云南新石器时代晚期,距今约5300~3900年。
    今天,当我们站在海门口,迎着阵阵清风,面对荡漾的湖水,细细品味着海门口人类的这种“粗劣”的“干栏式” 建筑遗物,不由会平添无数对先民们无尚崇敬的感慨之情。是他们在云南最早走出石器时代的洞穴居住地,逐渐在剑湖边聚集在一起,用石斧、石刀进而转向用青铜刀、斧之类来营造自己的居住环境,在生产斗争不断向前发展的同时,不断改善着自己的生活条件。剑湖边的“干栏式”木质建筑,就是海门口人类在剑湖流域随着青铜工业的产生而发展起来的一项木质建筑工业的具体体现,这一建筑工业正是我们千方百计寻找的剑川木雕工艺所产生的源头。
    由于剑湖--黑潓江河谷地处滇西北地区民族交流往来的唯一大通道周边,剑湖人类较早地与外界发生了接触与交流,很早以来云南就流行有“丽江粑粑鹤庆酒,剑川木匠到处有”的民谣。战国末期至西汉初年(公元前440±80年),剑湖人类大大地向前跨越了一步,这时剑川青铜器制造水平已经远远超出了700多年前的海门口时期,由于剑湖长期处在滇西北民族迁徒大走廊--剑湖--黑潓江河谷这一地理位置上的特别原因,海门口人类与外界发生了农牧传习、商品交换、工艺交流、文化传习等等往来活动,从沙溪鳌峰山古墓葬中出土的贝币、绿松钻石、双耳陶罐等等看出,这时的剑湖人类不仅已受到汉文化的影响,而且与藏文化有了接触和交流,同时,剑湖流域人类经济文化往来已经涉及到印度、缅甸、泰马一带。这种经济文化的往来必然推动着建筑文化,这时,剑湖流域的木质建筑已经摒弃了“干栏式”建筑,出现了木石结构的房屋建筑形式,出现了双层上楼下廊的重檐式土木结构房屋。
    到东汉时期,汉王朝政权的统治,更加深入云南,洱海、剑湖地区,虽为汉王朝的“羁糜”属地,但这一区域的人类确实在政治文化各方面已经受到了汉王朝的管辖和奴役,从汉永平十二年(公元69年)的这首白语歌谣中,可以看出洱海地区和剑湖流域的工匠们已经伴随着其它工匠一道,离开本地方,被迫走向边关去服徭役。
    “汉德广、开不宾;度博南,越兰津,度兰沧,为他人”。有人曾经用汉文对这首歌谣进行过翻译,但翻译的结果是主语和谓语之间形不成统一的正确的逻辑性的解答结论。为此,笔者长时期对这首歌谣进行了研究,认为这是一首汉字型古白文歌谣,翻译成白语歌谣之后,其意思明确了,主题突出了。
    “汉德广”(我们在汉人的管制之下),“开不宾”(到遥远的地方去开发边疆),“度博南”(爬过了南部高高的山坡),“越兰津”(穿越过南边人迹罕到的土地),“度兰沧”(渡过了汹涌的澜沧江渡口),“为他人”(我们为汉人去开发边疆)。
    这首歌谣中的“博南”、“兰津”笔者认为不是对博兰山和兰津等地名的专指,而是白语对山坡和地片以及所处的方位的指称。
    我们无从知道当时被强迫南去的洱海、剑湖流域的匠艺人才有多少,但却可以想象到,离开故土,进入无人开发的地区,这些人是如何为开发边疆付出了艰苦的劳动,为开发边疆作出了巨大贡献。同时,我们可以看出这些远离家乡的工匠们,他们在艰苦的环境下是那么思恋着故乡。这首歌谣唱出了对当时被迫远行的怨愤,也唱出了远离故土的哀思。从这首歌谣中,我仿佛看到了剑川木石匠艺人才去到边远地区的那种被迫服役的苦苦挣扎,也仿佛看到了他们与外地匠艺人才在交流和切磋技艺时的执着精神。这首歌谣中,仿佛还看到,这些匠艺人才虽然不知道还要苦苦挣扎到什么时候,但他们相信终究有一天,他们一定会带上更新的建筑艺术,回到家乡,使剑川的建筑艺术得到发展与光大。
    至唐代,除被迫服役之外,剑湖流域的建筑木雕匠艺人才已形成主动离开家乡至各地打工卖艺的状况。由于地方建筑业的箫条,很需要到外地甚至需要深入到很远的地方才能找到活计做,因此这时的剑川木工的艺人才的足迹甚至已达到环境条件很差的高黎贡山一带。据方国瑜先生主编的《云南史料丛刊》第二卷198页所辑《高黎贡山谣》所述:
    “冬时欲归来,高黎贡上雪。秋夏欲归来,无那①穹赕热。春时欲归来,平(有另本作囊)中络赂②绝。(德按:樊绰《云南志·山川江源》曰:高黎贡山在永昌西,下临怒江,左右平川,谓之穹赕,荡浪加萌所居也。)”[注:①无那:白语云南二字的读音。②络赂:白语称钱币为络赂。]
    这是一首典型的汉字译写的白语曲调,长期研究白族文化艺术,尤其在白语白曲方面有很深造诣的施珍华先生,在很早以前即将此曲调还原了白曲的唱法,在民间广为传颂。施珍华先生还原的白语《高黎贡山谣》的读音和译意如下, 原文:冬时欲归来,高黎贡上雪;秋夏欲归来,无那穹赕热;春时欲归来,平(囊)中络赂绝。白语音意译:冬则我想背担亚,高黎贡山瑞洽洽;秋则和则庸背亚,云南温赕偶彦哈;春则我想背担亚,手很没银贝。这首歌谣道出了当时远出献艺的木雕建筑艺人们到达“夷方”做活后,背井离乡生活在炎热地带的情景,以及他们难于返回家乡的苦衷,歌谣唱道:“当冬天准备返回家乡时,高黎贡山的道路被白雪封死,无法穿越,到了秋夏季节,沿途岚烟瘴气,炎热难当,难以走过炎热的林海坝子,只有到了春天,才能有利于行走,但这时,身上的钱两已经花光。”歌谣反映了唐时远出“夷方”的匠艺人才们对恶劣的自然环境的百般无奈,就是伴随着这种无奈与怨愤,一代又一代的剑川木雕建筑艺人们,把剑川木雕建筑艺术奉献给了各处的人们。


 
 
Copying © 2012 古道客栈 版权所有
电话:0872-4721051,18787295644 邮箱:zhaosu1976@yaho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