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 English   
 
 
  首页 古道客栈 茶马古道与马帮 沙溪古镇 沙溪览胜 旅游资讯 石宝山 古镇周边 民间艺术 在线留言 感悟剑川  
 
   沙溪美文
   剑川美文
   文学艺术等
   古道客栈
   石宝山

电话:0872-4721051
     18787295644
邮箱:zhaosu1976@aliyun.com

在线QQ咨询:

 
沙溪美文
古镇·流光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3-7-31 13:48:59 阅读:442

2010-10-20 出处:大理日报B3版  
 

    □ 杨亦頔
    沙溪古镇的黄昏,霞光是没有抹匀的胭脂。蓝色与黄色原本是两种不大相关的色彩,此时却在天际相拥,真实而遥远,可望而不可及。而古镇就在眼前,她裹着一袭岁月的流光,触手可及。
    初到沙溪古镇,看到路边美得有些“刻意”的流水垂柳,甚至怀疑这里是否只是其它古城的拓片。其实,沙溪古镇确实是一张拓片,一张泛黄的属于时光的拓片。始终认为水是一座古城不可或缺的元素,而一方地处西南的古镇,自然应该有水做的骨肉。在古街上缱绻低回的流水是古镇细细的掌纹,向四周延伸,在这里,水并不是一种抽离的景观。沟渠穿街过巷,紧紧地箍着古镇上的每一户人家。临街的商家就势在门前凿出精巧的水池,畜养金鱼。浅浅的水草密密地缝在水池边缘,明汪汪的水是揉碎的月光,以略加修饰的天然水景为招牌,甚至是一种魅惑了。古镇上有水的地方就会留下老井,是美人额上的朱砂痣,点缀得恰到好处。村里的女人们在井的周围走走停停,担水、浣洗、聊家常。年迈的老太太担着水回家,走在这条她走了一辈子的路上,晨光像水一样浸湿了她的衣服。错觉与意念中的时光倒流相互叠加,古街没有变,老井也没有变,而老太太却是十七八岁的模样,腕上的银镯轻轻晃着,吐着莹白的光,只一瞬,时间与空间的错位,瞥了一眼数十年前的寺登街,隔着时光,始终都能看到路上深深的马蹄印子。沙溪的过往以一种动态的形式被记录下来,岁月的河流静静流淌,古镇的故事刚刚开始。
    把沙溪的过去比作斑驳的石碑,太苍白,类似于说书人在不慌不忙地讲着前朝的故事;把沙溪的过去比作褪色的壁画,太疏离,正如戏子在波澜不惊地演着别人的故事。沙溪的过去只隔着一层淡淡的光影,虽然轮廓模糊了,颜色冲淡了。寺庙、商铺、马店、古戏台、古巷道、老寨门……一切都在老寺登街中沉醉,无法自拔。断断续续的马铃声伴着马队商帮渐行渐远,沙溪古镇就这样阅经了茶马古道昔日的繁华。在古镇的四方街上,似乎踏上每一块红砂石板都会惊动那些古老的故事,古旧的马店、商铺泡在新鲜的阳光里发酵,酿造着醇厚的酒。走进一家铺子,微小的灰尘在木格子窗边跳动,老货台上摆放着簇新的手工绣花鞋,温和的老人放下手中的绣花绷子:“随便看看,都是自己做呢。”绕过街角,四方街的街心候着老戏台、古槐树和兴教寺,它们是古镇颈项上的长命锁,伴着古镇诞生,成长和苍老。古镇因茶盐交通而兴,繁盛一时,各种在此交织的文化成为了兴教寺丰厚的文化土壤。昔日人头攒动的老戏台早已曲终人散,但是古镇的戏没有尾声。对于老槐树,数百年的漫长光阴只是一个冗长的梦,每个清晨,它被鸟鸣声唤醒,如此,又是新的一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古镇生生不息。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对古镇的感觉,那就是感动。午后的阳光涂抹在老戏台上,屋檐下有一片幸存的暗影。老母狗眯着眼睛躺在地上,一只幼小的猫伏在它的背上酣睡,不时惬意地伸伸爪子。年轻的母亲站在自家门口,裹背里包着幼子,身后的门楣上贴着已经有些掉色的喜联“下里巴人歌荇菜,阳春白雪咏关雎”。这是一种属于古镇的温柔气息,与世无争,安然恬淡。或许,沙溪本来就是一个被遗忘的世外桃源。
  “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茶马古道早已走远,沙溪古镇却是那位守望他的女子,因为眷念而拥有不老的容颜,风华不再,流光依旧。



 
 
Copying © 2012 古道客栈 版权所有
电话:0872-4721051,18787295644 邮箱:zhaosu1976@yahoo.com.cn